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细数艺术品收藏市场的七宗罪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4:28:54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细数艺术品收藏市场的七宗罪

自今年年初开始,艺术品收藏市场一直不尽如人意,市场反应平淡。笔者走访了多家拍卖公司之后,普遍反映,今年无论是拍品征集量还是拍卖会成交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均有较大幅度的下滑。不仅如此,在各地的古玩市场中,人流量都和去年无法同日而语。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使得艺术品市场如此低迷?广大艺术品收藏爱好者们又该如何看待艺术品收藏市场的现状呢?

经过笔者多方调查之后,发现艺术品收藏市场徘徊不前的原因并非是单方面的,而是由于多个原因的共同作用的结果。笔者将为你逐一分析,共同探讨一下艺术品收藏市场的现状。

第一宗罪: 被误读的大跃进

直到世纪90年代,世界艺术品拍卖市场尚没有中国艺术品拍卖份额。90年代后,中国开始在世界艺术品拍卖市场逐步占有一席之地,并很快进入加速发展态势。到2009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经过多年的突飞猛进,已占全球份额的17.4%,仅次于美国27.9%、英国21.3%,跃居全球第三(据法国《艺术价格网》)。而欧洲艺术基金会发布的这份名为《2011年国际艺术市场:艺术品交易25年之观察》的报告显示:2011年,中国在全球艺术品市场所占的份额由2010年的23%上升到30%,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与古董市场,美、英分别以29%、22%位居第二、三位。

在欧洲艺术与古董博览会(简称TEFAF)执行委员会主席本杰森看来,全球市场的复苏和增长原因之一是中国等新兴国家的市场正在兴起。2010年激增177%之后,中国的艺术品与古董拍卖市场在2011年又继续增长了64%。从艺术品个体来看,“2011年全球最贵艺术品”由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以4.225亿元人民币摘得,超过长期垄断榜首的毕加索和美国波普艺术之父安迪·沃霍。

“考虑到中国充足的资金和在各类艺术品领域悠久的收藏史,这并不令人意外。”纽约收藏家拉里·沃什对此如是评价。蓬勃强劲的中国艺术品市场、高额的资金回报率吸引了大批海外艺术品收藏家、投资商,他们的目光渐而转向中国艺术品,掀起了中国艺术品在海内外新一轮追捧热潮。

比利时尤伦斯夫妇便是海外投资中国艺术品重要代表之一。多年来于海内外投巨资购藏中国艺术珍品,而后投向市场,一进一出,赚足了大钱。如《宋徽宗写生珍禽图》2002年在北京嘉德拍卖以2530万元购得,2009年于北京保利拍出6171万多元;宋代曾巩《局事帖》于1996年在纽约佳士得[微博]拍卖50.85万美元购得,2009年在北京保利拍出1.0864亿元。2009年尤伦斯夫妇投资中国艺术品获利4.5亿多元。类似尤伦斯夫妇这样的海外投资收藏中国艺术品的个人、机构不胜枚举。

中国已被公认为全世界最具有上升动力的艺术品和古董市场。真的如此乐观吗?

然而, 成交额不等于影响力。中国这个第一的地位,并不能反映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的现状,与其说是不能反映,不如说是恰恰错误的反映了它。

第二宗罪:那些解不开的数据迷团

以拍卖数据来说,继法国艺术品信息公司Artprice去年3月授予中国艺术品市场第一桂冠后,TEFAF欧洲艺术基金会最新发布数据指出,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首次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并且,仅仅一个月时间,包括欧洲艺术基金会在内,相继有5家国内外统计机构发布中国文物艺术品市场数据报告,令人费解的是,这些数据最高和最低竟相差600多亿元。这些纷繁复杂的数据背后,存在着怎样的纠葛?世界第一的数据究竟是如何得出的,为何连续两年在不同的报告中出现?国内还尚无权威艺术品市场数据,国外数据如何令人信服?

《2011年国际艺术市场:艺术品交易25年之观察》在去年3月16日发布。该报告由世界顶级艺术品与古董博览会——欧洲艺术品与古董博览会(TEFAF)的承办方、欧洲艺术基金会委托编写。报告披露:中国在全球艺术品市场所占的份额由2010年的23%上升到去年的30%,取代了多年的冠军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与古董市场。

然而仅仅就在这份报告发布一个月前,中国拍卖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拍协”)发布的《2011年中国拍卖行业经营状况分析及2012年展望》的行业蓝皮书,其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全年成交额576.2亿元,增幅为45.2%。

2012年3月初,法国著名艺术品网站Artprice发布年度艺术品市场报告称,2011年全球艺术品交易额中,中国艺术品交易额达到48亿美元(合人民币约303亿元),排名全球第一,占全球市场的四成,相当于美国和英国交易额的总和。

在这份报告发布一周后,国内知名艺术品市场研究机构雅昌网发布《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2011年)》,提到2011年国内文物艺术品成交总额从2010年的596.53亿元飙升至968.46亿元,同比增长了62.35%。

又过了一星期,国内首个专门以研究国内外艺术市场动态为主要目标的学术机构,AMRC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最新统计数据披露:2011年国内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成交总额达到974.5亿元。

303.36亿元、576.2亿元、968.46亿元和974.5亿元,四个数据的最高和最低相差两倍多,到底哪个数字才能真实反映去年中国艺术品交易市场状况呢?无人可以给出答案。

第三宗罪:口径不一,标准混乱。

早在2010年3月, Artprice就发布数据并宣布,中国已经超越英美,成为全球第一大文物艺术品交易市场。但不少人对于其所统计的数据产生质疑。有专家表示,目前连中国自己都没有一个权威的数据,国外又是依靠什么得出这个结论。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向记者表示,不少所谓的国外知名统计机构所统计出来的数据水分极大,可信度相当低。他向记者透露,某国外知名文物艺术品统计机构,曾经向自己发送过一份他们统计的全球前30强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但这份名单让他大吃一惊,上榜的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企业多达16家,其中有多家企业竟然是国内二三流企业,还有的企业名字自己闻所未闻。

“二三流中国企业都能进入全球前30强,这也太不靠谱了吧?”该人士随即致电对方,向其提供国内多家知名拍卖公司的资料和相关统计数据。此国外统计机构才“恍然大悟”,表示万分感谢。

雅昌网发布《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调查报告(2011年)》后,968亿元的数据让业内颇为吃惊。但有接近雅昌网的人士向记者表示,雅昌网对于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统计口径过大,导致数据看起来相当“骇人”。该人士向记者透露,自己曾经无意中发现,某家刚成立的文物艺术品拍卖公司还没有拿到营业执照,亦没有完全开始文物艺术品拍卖活动,但这家企业的相关数据已经作为统计样本进入了雅昌网的数据库。

“当时我曾咨询过雅昌方面,他们表示会去查询此事。但不知道此类数据是否会进入最终统计报告。”该人士透露,雅昌由印刷图录起家,在业内信誉颇佳,不少企业找雅昌印刷图录。而雅昌附带服务之一,就是可以将企业相关信息、数据在雅昌网公布。这也使得雅昌数据来源广,至于是否精确,却待考量。

AMRC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是国内首个专门以研究国内外艺术市场动态为主要目标的学术机构,由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教授、著名艺术市场分析专家赵力[微博]先生主持。其研究部主管马学东则向记者解释,数据差异之所以如此大,源于各家机构统计口径不一样。

TEFAF欧洲艺术基金会公布的数据包含了文物艺术品拍卖和画廊产业数据;中拍协的数据来源主要是其旗下协会成员;Artprice公布的数据仅仅是国内美术类艺术品的拍卖成交情况;而雅昌网和AMRC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均是将国内所有进行文物艺术品交易企业涉及的数据归纳汇总。但是这些数据很明显都无法符合人们心目中“艺术品交易总额”的概念,所以哪个值得相信,更难以抉择。

第四宗罪:华丽的成交额,可疑的成交率。

作为文物艺术品市场的数据来源,拍卖公司的成交额能否反映市场真实情况也有待考量。11年6月,新华社连续发文,质疑北京保利、中国嘉德[微博]和北京翰海等公司纳税有假。文章指出,这几家公司2010年拍卖总成交额分别约为91亿元、75亿元和34亿元。理论上2010年佣金收入(主营收入)应分别约为18.2亿元、15亿元和6.8亿元。按营业税5%计算,当年营业税应分别约为9100万元、7500万元和3400万元。

然而,数据显示,保利、北京翰海2010年已缴营业税分别约为2305万元、952万元。嘉德2010年主营收入约为3.4亿元,与理论上的佣金收入和纳税收入相差极大。

北京匡时[微博]拍卖公司是拍卖市场上的后起之秀,增长势头直追保利和嘉德,但是对于亮丽的公司数据,匡时董事长董国强[微博]表示,在匡时春拍和秋拍,买家拍下后不付款的情况时有发生,他们实际的成交额并没有公布的那么多。匡时副总经理谢晓东也表示,“我所了解的情况是,其他拍卖公司都有这种拍下不付款的情况,因为买家数量有限,拍卖公司并不愿意得罪买家,所以账就一直挂着”。此事反映出一个尴尬的现状,在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华丽的成交额之下,却是不高的实际成交率。

不少业内人士报怨,有些买家存在场上举牌拍下,但却一拖几个月甚至半年不付款。这部分数据的统计相当困难,但往往也容易被忽略掉,成为统计数据中的“水分”。

如果能统计出拍卖公司最真实的成交额,那对市场的指导更为有效和直接,但从目前看,短时间内还无法做到,所以各个统计机构只选择统计全部成交额或者某一类文物艺术品的数据。

第五宗罪:多头并管,权威数据谁来发布?

国内文物艺术品拍卖市场如今处在一个极为尴尬的监管环境下。拍卖企业如今被多头管理:工商部门负责拍卖企业登记注册;商务部门负责核查企业拍卖资质;文物部门负责颁发文物拍卖资质;税务部门负责税收收取;文化部门负责打击各类违法违规行为。

有业内人士指出,不出事所有机构都相安无事,但只要拍卖企业曝出丑闻或者行业维权事件,那么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到底由谁来直接管理?“看似每个机构都和拍卖企业息息相关,其实不然,尤其涉及到假拍、拍假等事件,就会出现各部门分工不明、监管出现真空的尴尬。”

就艺术品数据发布而言,目前只有中拍协和国家商务部门共同管理和发布,但起步较晚。不少业内人士表示,现在行业缺乏一个权威的数据发布方,即便是国外统计机构也已经从去年开始将中国冠以“全球第一大文物艺术品市场”的称号,但少有人对此表示完全信服。

第六宗罪:保险空白,风险谁担?

文化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中国艺术品市场交易总额达到2108亿元,其中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交易额为975亿元,画廊、艺术经纪和艺术品博览会的交易额为351亿元。若按艺术品交易总额50%的投保比例以及1%的保险费率测算,2011年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保费收入应高达10亿元以上。但事实上,当下艺术品市场的风险管理体系仍接近于空白。

去年年初,文化部与保监会公布11个文化产业保险试点险种,“艺术品综合保险”被纳入其中。部分保险公司也开始承接大型展览、拍卖活动的艺术品保险项目。但无论是保险范围还是保险金额,都与实际需求之间存在相当大的差距。尤其是在海外市场发展相当成熟的私人收藏艺术品保险,至今无人问津。

在欧美等发达市场,艺术品风险管理作为特殊的财产险分支,早已发展成为一个拥有良好投保体系、相对成熟的行业。许多大型保险公司都拥有专门的艺术品部门对展出、拍卖或私人收藏的艺术品进行评估,并依据艺术品本身价格、风险系数和保险运营成本来安排保险计划。但在中国,艺术品保险的提供与需求之间存在巨大的落差。

在一些保险业界专家看来,除了艺术品保险意识落后之外,诸多“不可控因素”成为中国艺术品保险市场发展的主要阻碍。

保险巨头安盛集团旗下安盛有限公司高管袁颖晖表示,这些不可控因素包括:鉴定评估环节缺少具备主体资格的第三方机构;风险管控环节缺乏市场经验和数据支持;艺术品修复影响保险理算等。

袁颖晖解释说,鉴定评估是艺术品保险投保前的最大难题,评估结果必须符合当前市场价格定位而不能过度偏离。在这方面,投保人和保险公司之间往往会产生巨大争议,导致不欢而散。这中间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在海外市场,保险公司除了可以通过相关数据库估算艺术品价值外,还可借助第三方专业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但在中国内地,目前艺术品保险领域的第三方机构主体资格并不明晰。

相似的困境还出现在理赔环节。袁颖晖表示,艺术品保险优先考虑修复原则,即赔付投保标的恢复到受损前状态所需支付的费用。但艺术品损坏后的价值,却鲜有权威乃至正式的价值估计权威和方法,修复后的价值也就无从参考了。

另外,承保能力有限且缺乏再保险公司的支持,也使得本土保险机构在涉足艺术品保险市场时顾虑重重。

一年前发生在故宫[微博]的“碎瓷”事件,让国人对艺术品保险体系的缺失有了切肤之痛。艺术品保险这个话题的“破冰”,意味着中国艺术品风险管理体系雏形已现。不过,相比国际成熟市场,国内市场显然还有着不小的差距。

第七宗罪:赝品横行,自抬自唱

目前,艺术品交易领域除去迟付拒付外,还存在两大隐患:一是赝品横行,二是虚假成交。这些隐患制约了艺术品拍卖行业的健康发展,理性和诚信这两大市场精神需要引起从业者更大的关注。

拍卖公司拍假或者假拍,不差钱的买家们却常常不付款……各种违规操作、暗箱操作屡屡发生。中国拍卖产业在各种“第一”的光环下,也正在遭受着公信力的巨大挑战。相应的政府监管和行业监督却一直缺位,相关的法律法规也并不健全,而这个市场却还是在混乱中持续膨胀。

仅2011年下半年,国内就有近百家新拍卖公司入市,这令已经拥挤不堪的国内拍卖行业更加鱼龙混杂。这些新公司很多缺少可持续资源、盈利模式和专业人员,缺乏拍品资源、客户积累和品牌认同。

艺术品市场为什么会出现“虚假”交易?原因很多,有的是画家为了提升自己的作品价格,由经纪人操作,安排一些“托儿”和竞买人坐在一起,假装举牌营造热烈气氛、烘托人气,最终使得网上出现的数据非常“漂亮”,从而拉动自己的作品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有的则是艺术品基金为了出货方便,而在拍卖市场上制造出高成交价;更有甚者,通过艺术品市场进行“雅贿”的情况也屡有耳闻。

非常有趣的是,近期又有两份截然不同的报告出炉, 《2012年TEFAF全球艺术品市场报告——聚焦中国与巴西市场》声称世界经济增速减缓及不确定因素持续存在的结果蔓延至2012年的艺术品市场,全球艺术品市场年度销售额下降7%,从463亿欧元降至430亿欧元。而销售下降的主要因素是中国市场遭遇的戏剧性下滑,被视作销售增长关键的中国拍卖市场成交额下降了30%。但是,美国市场的增长抵消了中国市场的衰退,2012年美国艺术品市场上涨5%,成交额达142亿欧元。然而,仅仅几天之后,由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和Artprice联合推出的《2012年艺术市场报告》在北京发布。该报告指出,2012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占全球市场份额的41.3%,再次成为世界第一大艺术品拍卖市场;同时,中国成为全球首个连续3年保持龙头地位的艺术品拍卖市场。

以笔者的观察,虽然无法准确判断,但我更倾向于前者反映了现状。因为在如今艺术品的买卖链条上,上游一端是高深晦涩的鉴定门槛,下游终端是蠢蠢欲动的大把热钱。市场繁荣的同时,目前尚未明晰的艺术品买卖法规与制度,为艺术品买卖的虚高抬价与暗箱操作种种,提供了一段“资本积累的血淋淋的快乐时光”。

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是泡沫总是要破灭的。2012年,我们看到了许多艺术品基金及其背后的投机者们减少了对艺术品市场的参与,而在今年,有多只艺术品基金要面对集中兑付的局面,这无疑将使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走势更加不确定。

“第一”还是“第二”,与其拿艺术品环境来衡量这个问题的重要性,不如把它当成一个文字游戏。艺术市场终究不能在大跃进中成长,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健康的市场。如果整个行业都被各种虚假的数据和虚假的交易所充满,忽高忽低、忽冷忽热,那么,即便放出亩产万斤的卫星也没什么意义,只是给后人徒增笑柄罢了。

三维动画制作培训

泰格豪雅手表维修

雷达手表维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