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文星被困室友阐述传销组织内幕蝶贝蕾传销究竟多恐怖_[瓦罗兰#]

发布时间:2021-06-03 18:30:23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李文星的事件还在发酵,而近日,和李文星一样陷入传销组织的李冬因为自废一条腿而躲过一劫,原来在组织里,他和李文星是室友,只是他通过苦肉计才避免一死,下面听他阐述全过程。

·李文星被困室友自断腿躲过一劫·

“我也是在BOSS直聘上被骗的”

我是通过媒体看到李文星死亡的消息的,很震惊。在那个叫“蝶蓓蕾”的传销组织里,我俩曾住在一起。他话不多,跟其他人也没有多少话说。聊天后知道,他家是山东德州的,因为我也经常去德州,算是有了共同话题。

但我比他幸运得多,如果不是我策划一场苦肉计,袭击传销组织者,又把自己的腿打断,可能最后都不会被放出来,最终的遭遇或许会跟李文星一样。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李文星的事件还在发酵,而近日,和李文星一样陷入传销组织的李冬因为自废一条腿而躲过一劫,原来在组织里,他和李文星是室友,只是他通过苦肉计才避免一死,下面听他阐述全过程。

·李文星被困室友李冬个人资料·

今年5月,李冬想换工作。在BOSS直聘上看到有一家叫北京泰和佳通的公司(编者注:在国家企业信息信用公示系统里并未收录该公司,在BOSS直聘上的相关信息也已删除),招聘软件测试人员,这个公司的招聘有简单的电话面试,询问了他的工作经验和做过的项目,全程大约十分钟,电话面试后一两天给他发了OFFER。接下来发生了一些列可怕的事情,继续往下了解。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李文星的事件还在发酵,而近日,和李文星一样陷入传销组织的李冬因为自废一条腿而躲过一劫,原来在组织里,他和李文星是室友,只是他通过苦肉计才避免一死,下面听他阐述全过程。

·李文星被困室友阐述深陷传销全过程·

每个人一天要交大概六七块钱,微信转给负责人,有时一收就收一周的生活费。但我从来没交过,我把钱全转给朋友了,就一直赖着。

有人会问:如果我们是正经生意的话,为什么要躲警察?但他们就会说,国家现在对我们的项目不太认可,没有立法,然后胡扯一大堆。

让我特别心寒的是,有一次十几个人在野外坐着,警察得知消息赶了过来,可能是有人报警了。但附近的村民却给导通风报信,在警察来之前,我们就被转移了。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李文星的事件还在发酵,而近日,和李文星一样陷入传销组织的李冬因为自废一条腿而躲过一劫,原来在组织里,他和李文星是室友,只是他通过苦肉计才避免一死,下面听他阐述全过程。

·传销组织“蝶蓓蕾“·

里面的人都是大学刚毕业,或者毕业一两年的,有的还是有一定工作经验。组织发展下线要么是靠现有的人拉朋友,比如有些人是有手机的,用来发展下线,拉一些朋友,或者提升“身价”后,成为代理商等等;另一种方式就是导们通过互联网招人。不仅是boss直聘这样的招聘软件,还有其他的聊天软件。最奇葩的一哥们玩网恋,直接找女朋友找过来的。

其实,我来的第一天晚上,就给他们来了个下马威。这个家的负责人姓刘,我们叫他刘导。晚上趁大家不注意,我突然冲到窗边,直接用头把窗玻璃撞碎了,脖子上被划开一个小口子,他们应该是害怕了。刘导没办法,让我罚站,从晚上11点半要站到第二天上午11点,但我站了一会儿,就假装晕倒了,他们又吓到了,赶紧弄热水给我喝。

可能是觉得我不是一个善茬,或者是怕影响其他人,第二天,我就被转移到田导家。其实每个家里有16个人,这是上限,是有规定的。进来第六天,没办法了,被迫交了2900元,对我的称呼也从帅哥变成了老板。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李文星的事件还在发酵,而近日,和李文星一样陷入传销组织的李冬因为自废一条腿而躲过一劫,原来在组织里,他和李文星是室友,只是他通过苦肉计才避免一死,下面听他阐述全过程。

·传销组织头目是谁·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他们下手没轻没重,但对于听话的人,他们不会动手的。但那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没有害怕了,就一个信念,就是要出去。

我慢慢了解到,如果出去,只有两条路,第一种方法是拉人进来,另一种方法就是交钱买产品。有朋友事后说,在野外可以跑啊,但他们人不少,根本逃不掉的。

所以,我准备筹钱。我有手机,准备打给姐姐,但他们会盯着我,我刚说我进了传销组织,他们立刻把我电话挂了。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李文星的事件还在发酵,而近日,和李文星一样陷入传销组织的李冬因为自废一条腿而躲过一劫,原来在组织里,他和李文星是室友,只是他通过苦肉计才避免一死,下面听他阐述全过程。

·李文星室友李冬是怎么逃出来的·

大概一个月的时间,腿慢慢好了。期间,接到一个仍被困人员父亲的电话。因为在里面的时候,他曾用我的手机找父亲要过钱。我马上跟他父亲说明情况,后来他父亲带人过来,把儿子救了出来。另外,有两个小扛也成功逃了出来,还曾跟我联系。

出来之后,我也想过报警,但我腿受伤很严重,我就想赶紧回家,完全顾不上其他的了,就想着能回家就赶紧回家吧。

今天看新闻,天津警方出手,端掉了这个组织,但听说其中一部分也转移了,去了沧州。这几天看到李文星的新闻,还是非常难过。我在想,如果他没有闹事的话,这些人不会对他动手,但如果像我这样折腾的话,这些人肯定也会下狠手的。

如果没有“苦肉计”,我可能也出不来了。现在想想,我跟他唯一的区别就是我比他更幸运而已。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镀锌钢绞线50重量换算

融媒体建设演播室搭建一体化建设

回收vivov9手机usb尾插数据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