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价格是困扰LED民用灯具推广的一大魔咒-【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39:27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在最近于广州举行的国际照明展览会上,飞利浦、日亚化学、欧司朗和旭明光电这些LED巨头们聚在了一起。在主题为“共商产业掣肘及经营策略”的论坛上,一名观众雄心勃勃的向台上来自以上四家大公司的高层们发问:

“如果我现在要投资100亿人民币进入LED产业,你们觉得我是疯了还是很有眼光?”

他随即被浇了一盆冷水。因为高管们说,“如果你真有这么多钱,其实有很多更好的选择,何必趟这摊浑水?”

实际上,受欧债危机、美国经济低迷等影响,去年下半年起,LED企业的出口订单大幅锐减。去年9月,深圳市LED产业联合会常务副会长、钧多立实业有限公司老板的跑路,曾在业内引起一片哗然。而近一年时间过去,洗牌仍在继续。

但硬币的另一面,受中国等新兴市场的拉动,LED产业大规模增长仍然有望。

“目前,全球1/8的照明市场是LED的市场,我们预计到2015年LED的市场占有量将是45%。”飞利浦照明专业照明解决方案业务部首席执行官Marc de Jong说,“在亚洲,预计LED照明市场将增长70%-80%,中国将起领跑的角色。”

之前的5月初,来自全国的城市路灯管理所的人士共聚合肥,参加飞利浦“城市·居民·灯光”主题研讨会,在其中LED道路照明的小型讨论上,上海市路灯管理中心高级工程师谢俊彦说,“就像数码相机取代胶卷相机,LED很快会替代传统钠灯。”飞利浦专业照明解决方案副总裁、总经理魏谦哲认为,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在城市扩张和发展的过程中如何通过合理的城市规划和高效能的基础设施建设,比如以先进的LED照明解决方案打造独具特色的城市,达成城市可持续的长远发展。这些都是飞利浦“城市·居民·灯光”活动长期关注的课题。

尽管也承认中国市场很大,而在旭明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企业发展副总经理林盈谷看来, “LED产品在中国合理定价较难,而且中国的标准化需要关注产品间的可比性。”

路灯行政管理体系或为阻力

“节约的电费都是被政府拿走了,没有合理的分配机制。”

今年5月7日,科技部发布的《半导体照明科技发展“十二五 ”专项规划》(征求意见稿)提出:到2015年,LED照明产品占通用照明的30%,建成50个“十城万盏”试点示范城市。随后,5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又讨论通过《国家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十二五”规划》,研究确定促进LED照明灯具等节能家电产品消费的政策措施,提出将安排22亿元支持推广节能灯和 LED照明灯具。

但谢俊彦仍然认为在推广LED道路照明上的阻力不小。

事实上,因为我国的路灯管理系统在行政管辖上归属各地电力公司,所在行业的自然垄断特性使得其在对待新生事物时,常常具有惰性甚至排斥。

“原因主要还是LED灯的价格过高。”谢俊彦解释,“一盏100W的LED灯,估计要卖到3000-4000元左右。”

据了解,在我国公路并不一定需要安装路灯,但是建设部要求城市道路必须安装路灯。而在路灯的建设上,通常是按照“谁提出,谁埋单”的方式。考虑到 LED灯初期投入成本较高,安装时需要进行专业的道路设计,同时不像钠灯只需按照固定间距安装,而且后期还要投入维护成本,所以一些建设单位并不愿意使用 LED灯。

此外,因为路灯管理所的前身是电灯公司,在早期用电量中所占权重较小,而且因为隶属于电网公司,所以路灯通常也都没有装电表,这也使得在实际的运用中,很难实际统计LED等所节省的电量。

“前期我们投入很大,后期的维护成本高,但节约的电费都是被政府拿走了,并没有根据节能的效益形成相应合理的分配机制。”安徽马鞍山路灯管理所一位何姓人士在飞利浦“城市·居民· 灯光”活动上称。

芯片技术更新能否压低成本?

多数人仍相信,LED芯片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基于硅的方式。

尽管LED价格目前来看仍旧过高,但是快速下降的成本已经让人看到了新希望。足以佐证的是,LED在我国的使用经过最初的射灯,到两三年前的道路照明之后,终于在去年底成功进入了室内。

“因为去年稀土涨价致使荧光粉涨价,使荧光灯的成本上升;此外,LED的光效在增加,成本却不断下降,很多过去回报不是很好的领域现在都OK了。” GE照明亚太区LED产品兼先创新中心照明业务总经理王健表示。

如果你去买照明产品,一只130流明/瓦、能够使用4万小时、售价为15美元的LED灯,和一只60流明/瓦、可以工作3000小时、售价为3美元的荧光灯,你会选择哪一只?

新世纪光电股份有限公司技术长李允立会选择后者。李认为,对于消费者来说,LED产品能不能走进卖场的关键还是价格,而无关技术。“如果把LED的性能降低到100流明/瓦、寿命为1.5万小时,但售价也是3美元,它就很有竞争力了。”

事实上,即使不降低LED的性能,成本下降也并非不可能。仅以LED最核心的芯片技术来说,“芯片光效每年提高10%,成本每3个月下降5%还是很有希望的。”飞利浦Lumileds照明公司亚太区市场总监周学军说。

而晶能光电(江西)有限公司首席技术官赵汉民则有意挑战发展了20年的蓝宝石衬底技术,“如果使用硅衬底技术,可以规避大公司的技术专利网,而且LED芯片的成本比蓝宝石衬底低5-10倍。”

但赵也坦言,硅衬底的技术难度高于蓝宝石衬底,“主要是应力问题,容易产生裂纹。”

不过,多数人仍相信,LED芯片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基于硅的方式。

日亚化学工业株式协会照明用LED开发中心副中心长大黑弘树表示,“随着3-5年后稀土价格的调整,硅的成本会下降,那时候我们将会做更多的尝试。”

标准化背后的专利困惑

早在2010年,飞利浦、欧司朗、松下、东芝等国际照明巨头已成立了Zhaga。

除了成本之外,让各地路灯管理所人员对LED提出的问题还包括后期维护的不便利。

理论上讲,道路照明用高压钠灯的使用寿命仅约5000小时,而大功率LED的寿命一般达5万~7万小时。但在实际应用中,仍然不可避免的会遇到问题,“光源部分的维护可能性小一点,但是驱动还是可能需要维护的。”谢俊彦说。

这就让许多使用者们犯了难。“目前全国差不多有56万盏LED路灯,产品来自于上千个厂家,每个厂家还有好多不同的型号。以前钠灯有10个品种就差不多了,但是LED的产品太多了,彼此之间也没有兼容性,让我们如何维护?”一位业内人士说。

因为没有相关标准规定LED路灯模组的模数,也往往导致生产厂家没有方向。“好多厂不知道做什么好,无序发展,浪费大。”谢俊彦表示。

实际上,针对LED产品,我国目前已有146项标准,而针对市场上总觉得缺少标准一事,中国照明电器协会刘升平的解释是,标准的制定需要过程,往往滞后于产品的发展,而且LED技术本身发展很快,也不能用各种标准限制了行业的发展。

事实上,大企业们已等不及了。早在2010年,飞利浦、欧司朗、松下、东芝等国际照明巨头已牵头成立了Zhaga。

据介绍,Zhaga是一家国际性行业协会,主要是为LED光引擎界面制订标准规格,解决当前LED行业产品界面不兼容难以实现规模化生产问题。 “Zhaga通过统一接口的途径为灯具制造商确定稳定的设计平台,能够促进产品的规模化,推动LED照明普及。”Zhaga常务会员代表、德凯质量认证 (上海)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市场经理谢艺芹说。

不过,许多国内企业也担心加入Zhaga联盟后,可能难以绕开该规范制定企业所设置的LED下游应用专利陷阱和壁垒。

对此,谢艺芹回应,Zhaga界面标准化只涉及光引擎的接口,不涉及其内部工作机制。“依据Zhaga标准,采用LED作为光源的光引擎是一个可以进行界面标准化的模块,而模块内采用的技术并不会被标准化,也就是说即使光引擎的外部是标准化的,但其内部还是各有特色。”

将夜手机游戏

吞食天地5九游

幻世战国破解版

九剑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