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石油改革为何分如何分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23:43:47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石油改革:为何分、如何分?

3月,石油巨头一改往日的低调。在中石化率先表示将开放下游的销售环节后,中石油也在全国两会上宣布,将提速内部改革,开放上游的油气开发业务。一时间,“两桶油”股价一路走高,“巨头垄断将破”也被市场热议。

其实,对于石油产业的性质,一直存在两种主要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石油产业属于自然垄断性产业;另一种观点则认为石油产业是竞争性产业。

长期以来,中国将石油及其相关产品一直高置于国家整体战略安全的角度来考量,这也使得第一种认识长期占据优势。追溯中国石油(601857,股吧)业早期历史,甚至最初脱胎于军队体系,到了20世纪80、90年代,许多石油体系内的言行举止甚至还有着军队的痕迹,此中底蕴或许可得见一二。

正是基于石油产业是自然垄断性产业的认识,1998年,我国对石油业进行了产业重组以及一系列制度变革。当时,本意是形成三大国有石油公司在陆上、海上的勘探开发、管道建设、油气储运、石化炼化及销售领域相互竞争的格局,但由于这种重组是以行政手段实施的,同时采取了“强行”的划地域而治的改革方案,使三大国有石油公司的市场控制力极不均衡,因此并没能让中国的石油工业发生彻底变化。

随着中国由计划经济体制向市场经济体制的推进,在石油产业链中那些具有竞争性特点的业务环节逐渐显出其本来特性。并且,随着时代的变化、技术的进步和创新,石油产业的性质和经营特性也会随之改变,竞争性产业的特性渐趋增强。

相信正是基于对趋势的正确判断,中国高层才会发出了以市场配置资源的改革强音。大型油企才会在此次两会前后作出开放举动,但作为一个环节众多的庞大行业,市场化应该如何推进,才能让利益实现分流?

多元化上游市场

从含油地层中发现,通过压力或其他外力开采,这两个环节可以视作石油开采的上游领域。今天,尽管在各类法律法规和政府条文中,并不能直接看到政府在哪一方面直接授予了三大国有石油公司(另外包括属于地方的延长石油),但勘探开发权利的唯一性限制,只不过让国有企业对上游的控制换了一种说法。

以区块的投标和转让为例,在国土资源部有关矿产区块的注册、转让等方面的规定中,没有任何一个文件出现这四家石油公司的名字。但又同时规定了,所有操作企业必须具有国务院规定的石油勘探开发资质和许可证。

这实际上就是变相的肯定四大石油公司对于常规油气资源的上游垄断。矿产许可证管理方式不引入市场竞争机制,不普遍采取招标方式发放矿产许可证,也没有制定更为严格的矿产许可证延期条件,以促使拥有许可证的公司积极勘探。

最终的结果就是企业缺乏竞争活力,相对单一的投资渠道使石油产业的投资不足。

一方面,在过去2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石油工业里涌现出一大批具有一定实力的石油装备制造商和油服企业。他们对于石油工业,尤其是上游领域巨大的利润空间和投资回报率有着最直接的认识和渴望。

另一方面,一部分拥有资金和实力的民资被迫将注意力投向了北美大陆。中国民资的动向,也基本上可以理解为何美国石油行业有如此强大的创新力和活力了。页岩油气革命之所以发生在美国,就是因为美国完全放开了对石油业的管制,国内上万家石油公司自由进行市场竞争,才使得水力压裂、三维地震等一系列技术创新获得成功。

未来,石油业上游的改革必须引入更多力量进入,这里笔者并非一味为民资企业鼓呼,事实上适当允许其他领域的国企进入,也将产生重要的推动作用。相比三大油企,诸如中化、华电等国企,并没有一体化的开发作业能力,因此,外部企业的进入,势必将激活和培育石油技术服务、工程和装备的新市场,也让拥有创新力的民营企业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解禁炼化环节

与上游勘探开发不同,炼化属于充分但不公平的竞争性产业。

截至2013年,中国已经拥有了超过6亿吨的石油炼化产能。以至于在今年的两会上,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还曾表示出对当前炼油产能过剩的担忧。但在其中,有5亿吨是由国有企业来贡献的,只有1亿多吨来自民营炼化企业。

因为没有资质和准入门槛,任何资金充足的民营企业都可以涉足这一行业。然而尴尬的是,这个看似开放的市场,实际上却被原材料扼住了喉咙。

根据《原油、成品油进口组织实施办法》,原油、成品油一般贸易代理进口企业由商务部(原外经贸部)审核后报国务院批准。目前原油、成品油一般贸易代理进口企业共有四家,即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中国国际石化联合公司、中国联合石油公司和珠海振戎公司。

其中,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是现在中国中化集团的前身,中国国际石化联合公司是中石油的子公司,中国联合石油公司是中石化的子公司,珠海振戎公司更是直接归国资委领导的中央国企。

由此,我们也不难看出,尽管民营企业在炼化领域并没有遭受到行政垄断的直接影响,但是上游资源开发领域和进口权利的国企垄断直接导致民营炼厂生产的关停被掌握在了国有企业手中,这无疑使得民营炼厂在与国营炼厂的直接竞争中处于绝对的下风。

在民营企业之外,炼化产业中的另外一股力量也不容我们忽视,那就是外资企业。埃克森美孚、壳牌、BP、巴斯夫、道达尔等世界知名的石化巨头均已在华投资建厂。这些跨国石化公司往往拥有较强的技术水平,因此,它们在巩固了其在中国市场上基础产品市场份额的同时,依靠技术领先优势,在精细化工、功能化产品等高端领域处于主导地位,甚至在某些产品领域形成“垄断”。

但是,这些国际石化巨头往往在国内都是与中石油、中石化、中化等大型国企合资建厂。因此,这些炼化厂并不需要像民营炼厂一样担忧原料来源的问题。

在激烈的竞争中,目前国内炼化产能已经严重过剩。按照中石化董事长傅成玉的说法,到2015年,我国炼油能力可以达到7.4亿吨,2020年将达到9.1亿吨,但平均开工率才67%。

根据计算,以2013年的成品油需求量2.86亿吨、国内炼厂平均开工率80%推算,2013年国内需要的炼油产能在5.21亿吨,产能过剩达到1.72亿吨。以油品升级为依托的炼化产能淘汰已经势在必行。如果最终大批缺乏充足资金、技术水平和原料来源的民营炼厂被大量淘汰,那么对于整个炼化产业的垄断破除都是一个巨大的负面信息。

因此,切实可行的改革思路必然是放开原油进口权,这将激活中国炼化企业的竞争力,同时通过市场的力量来自然淘汰实力较低的过量产能。

定型下的下游

与之前两个领域相比,成品油销售与老百姓的生活关系最为密切,特别是随着汽车使用量逐年提高,人们对油价的关注度与日俱增。而一桶成品油的成本,除包含上述环节中原油的采购成本、运输成本和提炼成本外,还有市场营销、物流、销售终端成本以及燃油税等。

在我国,成品油市场是一个寡占市场,中石化和中石油占据了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而且,国家经贸委和外经贸部根据总量计划对成品油的进出口实行管制,发放进出口配额和许可证。两个企业之间既可以相互竞争也可以相互合作。如果两者之间不合作,那么竞争会非常充分,但所获得的利润将非常微薄;如果两者之间相互合作,那么很容易达成垄断协议(联合行为),从而获得超额利润。

当前,寡占市场中的企业通常会采取合作态度,而且由于个体数目少,在这样的市场下很容易形成价格同盟。在实践中,中石化与中石油的合作就多于竞争,并且共同将国家的最高限价作为协调价,其中,中石化是价格主导者,中石油是价格追随者。

尽管国家发改委每月为各省公开确定的汽油和柴油的零售指导价并非不能改动的铁板,但是非国企加油站数量的稀少却无法对整个市场产生足够的影响。2007年1月1日起实施的《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普遍认为是中国履行入世承诺,进一步扩大石油市场开放的标志性规章。但是就是在这个管理办法中,对于成品油的销售经营条件有着众多的限制。除了要求经营者必须与成品油批发供应商(国企通过炼厂已经掌握了上游的油源)签订相应的协议,还对经营者规定了码头和仓库的限制。

掌握了上游成品油来源的国有企业甚至不需要大量的加油站,都可以轻松地“控制”成品油销售市场,更不要说现在国有企业的加油站比例远超半数。

可见,即便鼓励民资进入,但在现有政策框架下,民资在短期内依然难以介入每个环节,或许最高国家决策层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在两会上重力推混合经济所有制,以借助民资的活力和创新力对现有产业格局进行调整和优化,让专业分工更加细化和专业化。期待这次改革能够从整体上优化产业链条的效率,提高中国石油产业的竞争力。

(作者系石油观察网CEO)

陕西玉线

云南橡胶配件

南京栾树小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