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绝命黑车2恐怖的画面-(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59:06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于是,我们就一边开车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起来。

当我正准备把车子拐向大路的时候,这时其中一个男的说:“师傅,您要是不介意的话,就走河边吧,走小路快。”

什么?河边?一听到河边,我的这颗心顿时又悬了起来,要知道,河边是一条又窄又破的小土路,还没有路灯,别说晚上了,就是白天都不见得能碰见一辆车,或一个行人。最要命的是,河边再往前一点就是一片坟地。想到这,我的心里又是激灵一下子。

“师傅?师傅?”听到男子叫我,我这才回过神,赶紧说:“好的,没问题,咱们就走河边。”

没办法,如果不听乘客的,一旦被投诉,又得扣钱,哎,硬着头皮我愣是往河边开了去。

很快,车子就驶入了河边那条小路,瞬间就进入了一片黑暗之地。老子心里犹如数万草泥马呼啸而过,麻痹的,曾几何时老子担过这样的惊,受过这样的怕啊!

“师傅,感觉您是不是有点紧张啊?”后面一个男子问道。

“呵呵,还好,还好。”我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回答道。

听到我的回答,另外一个男子赶忙说到:“不必害怕,我们每次打牌回来都是让司机师傅走这条路,咱们这一带的黑车司机对这条路都很熟,没什么的。”

说是这么说,可我毕竟是第一次拉着两个不认识的人走这么偏僻的道路,估计就算是老司机也得哆嗦两下吧?哎,啥都别说了,自己选的路,就算吓得尿了裤子也得走完。

就这样,我开着这辆破桑塔纳在这条土路上颠簸着,由于过度的紧张,我已经没有心思再和那两人聊天了,而那两人可能感觉到我的紧张,也变得沉默了起来,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沉寂,只听得窗外呼呼的寒风吹过。

很快,经过了河边,进入了我最害怕的那片坟地。眼角的余光不由自主的向路两边望去,好像是添了几座新坟,在汽车大灯的照耀下,那一个个鼓起的坟包上插着的花圈随风摇动,似乎能听到哗啦哗啦的声音。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狂风四起,路边的白色纸钱被风卷了起来,有好几张纸钱贴在了我的车玻璃上,吓得我“啊”的一声,一脚刹车踩住了,我的心扑通扑通的跳不停。

然而,当我通过后视镜望向后边的时候,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后座上,空无一人……

按理说得穿过坟地才到达东沙子村,现在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距离,这两人去哪了呢?当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明显的感觉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这大半夜的,这是要整哪出啊?我这前半辈子没干过啥坏事,只是跟同事打过几次架而已,难道我就那么倒霉,碰上鬼了吗?啥也别说了,一不做二不休,跑吧!

“师傅,你怎么了?”我正准备调头,冷不丁的后座上传来这么一句,吓得我又“啊”的一声,颤颤悠悠的望向后视镜,只见那两个人稳稳的坐在那里,用很是疑惑的眼神望着我,俩人时不时的还对望一下,那眼神,那表情,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一样。

“你们,不是……”我彻底惊了,后边的话我想说,你们不是下车了吗?刚才我看到后座上没人了……可是我没敢说,我真的害怕他们是鬼,要是让他们发现我知道他们是鬼,那就麻烦大了,所以我赶紧说:“没事没事,刚才头有点疼,有点犯懵,您二位坐好,咱们马上就到!”说完,我二话不说,猛踩油门,就想一路干到底,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慢慢的,东沙子村已经逐渐出现在我的视野内,我的心一阵狂喜,心想只要进了村子,就有人了,就不用那么担惊受怕了。

正开着,突然感到脖子一阵发凉,就像有人在我后面吹气一样,同时感觉车内的温度迅速降了下来,让我浑身一阵发冷。这种冷,不是天气的原因,虽然我的车子比较破,但是车内的暖风还是很给力的,但这种冷是让我由心底往外扩散的那种阴冷,使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紧接着,我感到脖子上的凉气一点一点的靠近我,这种凉飕飕的感觉已经到了耳边,同时伴有一股一股的腥臭的味道。此时我的心里害怕极了,为什么车内会有这种味道呢?因为我很清楚,这种腥臭正是血的味道!

虽然内心极度恐惧,可我还是条件反射般的将头45度转了过去。

就在我转过头的时候,我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恐怖的画面出现了。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血淋林的脑袋,头顶上的头皮已经掉了一大块,甚至看到了里面的皮肉组织,一双血红的眼珠子正在盯着我,这个脑袋距离我仅仅不到20厘米,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里向外淌着鲜血。这是一个独立的头,没有脖子,没有身子,脑袋连着脖子的地方像是硬生生的被揪下来似的,一片血肉模糊,大块大块的腐肉往下掉。

“啊……”我一脚刹车踩住了,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伸手就要推开车门逃出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车门就像被焊死了一样,任凭我怎么推都推不开。我内心所能承受的恐惧程度已经到达了极限,一双手脚已经不能很好的听从自己的使唤了。

那恶心的脑袋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向我逼近,我也一点一点的向车门的位置靠,可是,一辆小轿车里面能有多大的空间?我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死死的顶在了车门上了,没有任何可躲避的空间了。

那个恐怖的脑袋仍然在一点点的靠近我,嘴里仍然流淌着鲜血和碎肉,甚至已经感觉到有几滴血和肉已经掉在了我的衣服上。我感觉已经快要窒息了,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了,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开封国标S2聚乙烯双壁波纹管施工技术解析

3方钩臂式垃圾清运车价格批发价

贵州八角形钢管厂家八角管生产厂家马路灯杆

草籽种草客土湿喷机边坡绿化客土式喷播机

新乡国标HDPE打孔管厂家国标品质

中堂废线废料回收

河源市和平县做商业计划书的公司

红色丝网防水板电磁焊机隧道防水板微波焊接机

抓耙式清污机福建回转式齿耙清污机

深圳福田废品回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