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质隔墙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轻质隔墙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chuang相声大会张颖捧哏唐岩逗哏中国企业家杂志【法莎莉】

发布时间:2019-07-31 20:44:45 阅读: 来源:轻质隔墙板厂家

chuang相声大会,张颖捧哏,唐岩逗哏-中国企业家杂志

.

陌陌CEO唐岩与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今日进行了一场对话,俩人依然是嬉笑怒骂的风格,“简直像听了一场德云社的相声,张颖捧哏,唐岩逗哏”。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作者:本刊记者 林默

5月9日,经纬创投、真格基金、K2VC联手举办的Chuang大会上,陌陌CEO唐岩与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进行了一场对话,俩人依然是嬉笑怒骂的风格,台下有人评论“简直像听了一场德云社的相声,张颖捧哏,唐岩逗哏”。

唐岩是小圈子里出名的“张颖黑”,张颖每每发布鸡汤微博,唐岩的挤兑评价就如影随形,“张颖是个投资人,拍他马屁的太多了,还有那么多女性脑残粉,夸张总又年轻又帅,有那么多吹捧的,总要有一两个挤兑他的朋友说实话。他那边微博也太鸡汤了,不是故意黑,确实觉得那些话有点烦”

说了半场段子,俩人也说到了痛点,唐岩被问及经验教训,一旁的张颖忽然插播了一句“陌陌应该晚一点上市,过早上市让他的营收、利润、用户增长,在一个非常平衡的阶段要快速的成长。他以前产品可以做得更加极致,版本叠增可能更加大胆。

陌陌在去年上市的建议来自张颖,不过陌陌的股东并不只有张颖,决定彼时上市,亦有当时复杂的考量。

以下是现场对话实录:

马李灵珊(主持人):接下来上场的两位,一位是经纬创投合伙人张颖与陌陌科技CEO创始人唐岩。

张颖:今天有个主持人,主要是怕我跟唐岩、傅盛这样人的聊天,聊着聊着会打起来,所以有个人缓冲一下比较好。

唐岩与张颖的互黑

马李灵珊:张颖今天早上跟我说,你放开问,一定要让这场有意思。第一个问题问一下唐岩,你说所有拿麦克风大会的会都很傻×绝对不去,可是你今天来了。

唐岩:我修正一下,我准确的描述是除了公司内部会以外,我觉得一切需要麦克风的会议投资挺傻×,这个看法我没有变过。今天过来就傻×一回呗,有更多妥协吧,我个人而言我不太觉得这种会有什么意义。

张颖:稍微极端了。

唐岩:我说了是个人而言。从创业到现在我就参加过两次这样的会,一次是经纬在杭州的会,还有今天这次。

马李灵珊:唐岩基本上是,张颖发微博就会在下面转发、评论,各种挤兑,好像很少见到你们俩这种关系的投资者和创业者。

张颖:我问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不是一个互动,是他黑我,我没有挤兑他,唐岩你可以把你的观点说一说。

唐岩:他作为一个投资人太多拍马屁的了,有他投的公司的CEO说,张总说得太好了,还有女的脑残粉,张总年轻又帅,因为我心里面是把张颖当成人生非常好的朋友的,有那么多吹捧的,总要有一两个挤兑他的朋友。而且说实话,他那边微博也太鸡汤了,不是故意黑,确实觉得那些话有点烦。

张颖:他说我就是要挤兑自己觉得比较优秀或者一个甲方,我听懂了这个道理,那OK,就挤兑吧。

唐岩简单粗暴,遇强更强

马李灵珊:你刚才说了张颖是你的朋友之一,你从创业到现在,经纬完整陪伴陌陌走过了开始到上市,再到今天再出发的旅程,这个旅程中你们两个人有什么变化,张颖怎么看待陌陌的变化的?

张颖:先说唐岩的变化,他是一向的那么直接,一向的那么简单粗暴,和一向的在强者之前更加强,更加拽,从第一天到现在没有变过,我也没有觉得他变本加厉。之前他这样子我觉得比较诧异,现在慢慢比较自然了。他从网易编辑开始,到主编,永远就是这样的,所以一点不吃惊。

但是让我吃惊的是,我还是很认这个人,价值观非常的正,这里面有很多细节不多说了。我就觉得他比很多人都更加真实,更加让人喜欢,更加能让投资人会想多帮助他,一起成长。

第二,所有最终伟大的公司一路走来,都是非常有争议性的,我不知道陌陌能否成为一个我定义的伟大的公司,它的短期目标可能还要过两道鲤鱼跳龙门,我相信他能做到,这些争议性,这些对别人对你的不屑和公司的不理解,更多地是转化成了他的动力,把公司做得更好。

我们2010年大张旗鼓投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有很多人说我们很快就要倒闭,没有判断力的,今天再告诉他们,他马上要有很多大招和新的产品,这些都是为了有一天证明给不认可他的人看。

唐岩:我自己的变化就是老了,白头发多了,多了两个儿子。我是没耽误的,我创业也好,家庭也还照顾得可以。创业的时候老婆还没怀孕,三年,上市也上了,孩子也生了俩,没耽误,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其他的变化。

张颖:我刚认识他的时候觉得他是一个很纠结的人,别看微博上特别牛,其实他很纠结,很多不确定。比如见面就问你,最近怎么样?还能保持吗?就是很纠结。

说实话,随着这些投资的项目越来越多,越来越好,很多很多OK的案子,他的自信心越来越强,明显的看得到基本上没有什么纠结,而且做起事情各方面来会越来越自信。我其实是很喜欢的,因为纠结无非就是害怕会不会犯一些错误,但是人怎么可能不犯错误呢?尤其投资这个事情,犯了错误无所谓,我觉得要有更多的承受能力。我不知道我有什么变化,但是看张颖的变化,我觉得他越来越好。

唐岩:创业一定是为了钱,有钱就是爽

马李灵珊:我做记者的时候采访过唐岩两次,一次是2013年初,一次是去年,2013年的时候,我问他,你创业过程中后悔过吗?或者创业痛苦吗?他说有什么痛苦的,有钱了有什么痛苦的。第二次就是去年,还是这个论调,但是他加了一个,他说创业以后还是挺孤独的,多了很多压力。今年也上市了,现在还是一样孤独吗?还是说这个状态会有变化吗?

唐岩:孤独肯定是的,因为原来没创业的时候位置不会太高,总会有一些同等职位的同事、朋友,孤独感还会淡一点。当老板之后,就算是合伙人,只要你是CEO,位置还是不太对等的,你需要承担更多需要独自承受的东西。我不知道别人怎么对待,我基本就是自己熬过来的,创业肯定是有这种感觉的。

马李灵珊:有什么方法解决吗?

唐岩:熬,像10年以前你很痛苦,最终就是买个包,大吃一顿,最终熬出头。

马李灵珊:财富呢?

唐岩:财富就是爽。我是觉得创业一定是为了钱,刚开始一定要奔着钱去,但是要想明白一个道理,虽然最终目的是为了钱,可是光想钱没有用,它不会主动跑你口袋里来,你得把事情做好。

马李灵珊:张颖记得唐岩找你,第一次就说创业为了钱吗?你们决定投他怎么交流的?

张颖:如果他说创业为了钱我也OK,今天我也不穷,他是富豪,我对赚钱还是无比渴望,因为赚更多的钱可以变成我的筹码,可以帮助我走的更远。所以我对赚钱不忌讳,就是要赚钱,钱放到我们这样人的手里,像科屹、我、徐老师、唐岩这样的人手里,只会更加高效地花出去。

我投一个科屹基金,我们把后面分红50%拿出来全部捐吧,我说OK,你怎么说,我怎么做。对他来说肯定要捐掉,对徐老师和我来说就是要砸回投资,对唐岩来说就是享受人生。

唐岩: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崇高理想。

张颖:讲讲你的崇高理想。

有钱人都这么任性吗?

唐岩:我也希望捐钱。但是我对做慈善是没有任何兴趣的,所以冰桶挑战没兴趣,别找我。如果有一天快死了,我会把钱捐给NASA。

张颖:纬经的创始人,在人家最低谷的时候,我跟唐岩说我们俩投5、6百万吧,唐岩说你去找啊,你会说英文。我们两个去找,发了很多邮件给他的私人助理什么的,人家根本不回应我们。我如果跟其他人说人家觉得我是疯子,跟他说他会说我们一起。

马李灵珊:你觉得张颖给过陌陌什么帮助没有?

唐岩:经纬从A轮跟到最后,经纬确实是所有的投资人里面跟我们公司走的最近的。不光是张颖还有华东、大卫,给我们的帮助都非常大。这里面有一些是建议性的帮助,对我自己来说最大的帮助就是他会陪我聊天。就是创业人都是很孤独、很寂寞的,有个人跟你聊天,而且能聊到一块,更重要的是他比你先有钱,会教你很多原来不知道的玩法,挺好的。

马李灵珊:张颖你其实是充当生活指南和导师的作用。

唐岩:可能我们两个真的是比较对味,有一次去美国,他说你在美国想玩儿什么,我说有什么可玩儿的,我印象很清楚他说,我熟,你千万别去硅谷,拍照发朋友圈,太傻了。

张颖:我说你到任何地方眼睛都不眨,拼命给小费,一百一百的到一个地方就每个人都发。我觉得大方的给小费非常重要,一生一大重事。等到你们有钱之后就拼命的给小费,真的世界都不一样了。

陌陌的成功不可复制

马李灵珊:我们聊点干货。创业之前唐岩曾经说过,做一个CEO最重要的事情是定策略,找对人,找钱。那个时候教育罗永浩,因为也是唐岩投的,说你做对这三件事就行了。现在陌陌上市了,我想问一下唐岩,你觉得现在作为一个上市的CEO,你的策略是不是还是这三个?

唐岩:没那么轻松。还是会有一些无形的很多压力的,要一个扣一个扣地交作业。怎么在公司既有的机构和交作业中保持平衡。

张颖:聊一下你的新版本6.0吧,而且对陌陌长远的期待是什么?想要变成什么样的公司,毕竟还是一个很有争议的公司。

唐岩:我确实觉得每一个公司都特别不一样。我一直认为成功不可复制,就是它里面有太多的偶然因素在里面,导致没有办法衡量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出来的,或者是这个事情到底怎么做成的,我不太觉得有太多的借鉴意义,所以我从来不看《成功可以复制》。

我来这儿要分享这些东西的话,我觉得对大家一点帮助没有,学不到任何东西,我也没有能力说一些这方面的经验。如果打点广告的话,可以打一下,但是也不说细节,只是方向,没有意义。我们想做的事情创业之初就没有动摇过,我们希望做一个开放式的社交平台。

FaceBook、微信都是很伟大的社交平台,但是都是把既有的社交关系搬到线上,使方向沟通变得更加便利、频繁。我们是做一个开放式的,我们觉得人可能一生中要有很多段的社交关系,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应该有一部分社交关系是来自于网络。

我生命中很重要的社交关系都是来自于QQ关系,我来自于小地方,没有网络我怎么可能了解到人的想法?那时的网友是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的。

所以我觉得应该需要一些来自于网络的社交关系,不谦虚的说,开放式的社交网络今天全世界我们已经做到最大了。说明什么问题?前面做这个事情的人其实都失败了,说明这个事情确实非常的难。

我们不行,一个冲陌陌不带社交关系来的,同时像色彩的骚扰、诈骗,所有的这些开放式的带来弊端全部要承受,所以要想办法把这些东西屏蔽掉,或者说怎么样改善用户体验。

而且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可能在美国不太明显,他们有大量的中产阶级,人和人的差别不太大,但中国有14亿人口,今天坐在这儿的是中国14亿人口尖端顶端人群,跟下面可能差14、15个层级都不止,要保证阶层之间的流动性非常不好做。后面要做精准匹配可能涉及到用户建模或者涉及到各个阶层中,对人们交朋友时宽容度的把握在什么地方。

比如说我们用一个兴趣来社交,你听摇滚,他听爵士可能OK,听陈奕迅也OK,但是听凤凰传奇可能不OK了,往上往下到底兼容什么?非常困难。我们就是努力做,包括6.0的改版都是冲着这个大方向去努力的。

之前很多人认为你们不就是想男女搞搞什么事吗,这是比较大的误解,我不认为我们完全无辜,这跟你的产品设计有意往这个方向是有关的。

一个人点对点的社交当然希望认识一个异性,这样产生交往更加便利,不需要验证可以直接说话,可能带来更多的骚扰,第一诉求又是看人的照片产生社交关系的,更多的可能就是荷尔蒙抽动。所以跟产品有关,我们不认为完全无辜。

另外解决问题角度出发,解释没有意义,更多的只能通过先把你自己不无辜的东西做掉了。所以添加更多的唯度,改善社交生态,其实都是冲这个方向去做的。

陌陌要做的跟微信不同

马李灵珊:陌陌在过去几年里面一直都是处于移动互联网时代,你们是在一个竞争领域、社交领域。陌陌这个品牌一直很强势,你们在市场宣传、推广以及如何获取用户上有什么经验吗?

唐岩:我们刚开始做这个的时候,一片蓝海,根本不激烈,我们刚开始做的时候大概有一个微信,比我们早大半年,有个米聊,手机QQ,没什么了。

马李灵珊:这都是巨头。

唐岩:市场是公平的,所以我们的竞争其实并不激烈。我其实很感激腾讯,第一产品做的挺牛的,第二,这家公司价值观也很正。大家老骂腾讯,我觉得不对,互联网做了这么多年,这家公司道德水平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不知道多少。

而且事实层面上,我做社交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做,有一些小公司也没有什么竞争。相反我们做得大了大家受到启发也没那么可怕,谁都可以做。

昨天还有人问我,微信能颠覆吗?我说当然可以颠覆,我颠覆不了不代表别人颠覆不了。而且我想做的事情跟微信不太一样,我不觉得那么完全不可能。

唐岩“叫板”江南春

马李灵珊:唐岩你在品牌营销和市场推广方面有什么经验?

唐岩:我们在去年投过一波电视广告,整个投放费用花了不到2亿,1.5亿左右。在这之前我们市场费用几乎是零,没有花过钱,真的是经验,没花钱。

上次经纬一个会,请了老江(江南春)过来,上来就说分众怎么怎么好,要打广告,我上台说不用打广告,产品为王,我说我没花钱,很尴尬。主要是,那场我才进去,我不知道老江前面说了那个话。

我的市场经验就是,各行各业不一样,我确实是前两年多没有在市场上花过钱的。至于免费的宣传什么的,跟我们真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也不是我们做的,我们在这块是比较弱的,不太强,没有什么经验可分享。

马李灵珊:两年以前我们写陌陌的时候,那时候大家经常质疑陌陌,说它是无法沉淀用户关系的应用,来的人来了就走了,我们那时候问唐岩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后来事实证明陌陌这方面做的挺好的,你们当时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保持用户活跃度和黏性。

唐岩:我不太认为社交关系不能沉淀,前提是不要是一个同类产品。你的社交关系只要跟这个产品社交关系不一致当然能沉淀。当时我记得新浪微博刚做的时候,特别火,其实也只比腾讯微博早做半年,腾讯很慌,开始打,我说肯定打不过,别看数据好看,或者发贴量更多,因为社交生态不如新浪。

别人问我为什么?我说没优势,因为这个社交关系不产生在QQ里头,无非就是一起打,你比人家晚半年不一定打的多。现在很多社交关系存在于手机通讯录里,存在于微博里,即便迁就迁了,总有不迁的。

陌陌不该过早上市?

主持人:你是一个特别自信的人,一直对自己的判断特别有自信,特别想问一下,创业这么长时间以来你自己犯过错误吗?

唐岩:太多了。

主持人:最大的是什么?

唐岩:特别大的没有,我前几天还跟产品部的人说,我们原来产品多么简单,多么旗帜鲜明,我们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把原来能抵挡住的诱惑现在全部一个不漏地全犯了一遍这些错误?太多了。

主持人:有没有总结出什么经验教训?怎么样才能少犯点错误?

张颖:晚一点上市。

唐岩:这可能是一个原因。另外有时候会有一个走不动的时候,不是业务走不动,是产品走不动的时候你会觉得是不是要做点什么?下个版本应该做什么?下个版本其实很可能什么都不用做,或者做一个很快的就可以了,但是我们还是觉得这个不OK,那个不OK改改改,加加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也在反思。

张颖:过早上市让他的营收、利润、用户增长,在一个非常平衡的阶段要快速的成长。他以前产品可以做得更加极致,版本叠增可能更加大胆。

马李灵珊:当时过早上市决定怎么做出的呢?

唐岩:我是上市之前融了四轮,刚刚融资时没搞明白,我到上市的会开了一周,差不多快一个多月之后才搞明白投行是干什么的。我什么都不懂,张颖找我聊天,说迟上早上都可以,你想想。我问他你什么意见,他说我觉得应该上,我就觉得OK吧,比较草率的决定。

我比较好的朋友里面没有人有这个经验,以后老罗要不要上市我以后可以跟他聊聊。我所有朋友里面只有张颖,他说要上,就上市吧。

马李灵珊:他们的股东有红杉、有云峰等,不是那么简单,我确实是说早点上,但是结论被他妖魔化了。我今天还是觉得上市就上市了,面前有很多堵墙。

唐岩:我比较好的优点就是不后悔。

陌陌让经纬赚了很多钱

张颖:前面的墙撞穿了就可以变成一个牛的公司,未来陌陌的路还很长,从0到100他今天只走了30。

我跟腾讯的几个创始人聊天,他们跟我说,一个伟大的社交公司其实就靠一个人,就是靠创始人。陌陌就是靠唐岩了,更加鲜明。反正再怎么样他已经帮我们(经纬创投)赚了很多钱了。我们已经无比的感激了,这些钱以后再乘以5、乘以10,还是除以2,随便,看他,我们赌一把。

马李灵珊:开放群众两个问题。

观众提问:刚才说不打广告,前提是什么?做到什么可以不打广告?

唐岩:我不认为有什么借鉴作用,我只是说我确实没打广告。我们那时候也没钱,你们是不是也能不打广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们做的是什么,当时市场情况是不是满意?有些可能不打广告没有用户量,到底应不应该打广告我没有资格来说。

观众提问:你当时不打广告底气是什么?

唐岩:那时用户增长还好,我觉得满意,再有就是,也没有钱,怎么打广告呢?后面有了点钱,用户增长非常快了,有些广告打起来,从用户增长角度来说,真的可能没有意义。

特别是品牌广告要衡量具体的效果,我自己的观点是产品主导型的公司,整体来说互联网里面,打广告打得猛的都是同质化竞争非常厉害的行业,比如电商,比如游戏,他们对广告依赖程度高一点。

互联网行业里面产品和产品是非常不一样的,要不要把这个精力或者资源投给广告商,我个人存疑。这是我的个人思路,对你有没有借鉴意义我不知道。

马李灵珊:唐岩你在陌陌上约过吗?约到过什么?

唐岩:我先把这个“约”理解的广义一点。最近三年称得上我唯一认识的朋友的人,是我在陌陌上认识的,我们只见过一面,而且很偶然我们在酒吧里喝酒,他说你是唐岩吧,那个朋友很喜欢,是做拍卖的,电影方面我们很聊得很投缘。我约过一个啤酒店的老板,也跟我关系比较好,也是我们群里的。

我有很多同事是通过我们这个软件招聘过来的。你提的关键问题可能是更通俗意义理解的“约”,我小孩还在场,2岁多,我没有办法在这个场合回答这么私密的问题。

西装定做厂家

定制文化衫

海淀工作服定做